清晨時光

願遙遠的未來,我們能看著在一起的日子微笑。

【南碩】By Your Side

◇ OOC
◇ By Your Side會是一系列的故事
◇ 與 @微光 的聯文
◇ 日常被威逼的日子……

《雨你相遇》

灰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,讓路上的許多行人都措手不及,紛紛拿起手上可以遮蔽的東西來擋雨。

金南俊看到雨勢這麼大,心想大概一時半會也不會停了,正苦惱著要怎麼辦的時候突然看見對面的街道有一家叫「RJ」的一家咖啡廳。

金南俊快速的跑到對面街道想著既然在這邊等雨也沒事幹,還不如進去喝杯咖啡。

一腳踏入店裡,映入眼簾的便是一系列的粉色裝潢,再看看店裡的客人幾乎都是女學生,金南俊尷尬的想著自己一個大男人進來這間……充滿少女氣息的店是不是不太好……

正想要轉身離開的時候,就聽到有一道溫柔的男聲朝著自己問著:「先生,有想要喝什麼嗎?本店的招牌是卡布奇諾,您可以參考看看。」

「那……就來一杯卡布奇諾吧!」金南俊心想著踏進來人家的店裡什麼都沒買也不好意思,而且雨下的這麼大也走不了了,就先坐一下吧!而且,不過就是一間被粉色包圍的店嘛!誰說男生不能進來呢!

「好的,那先生先坐一下吧。」

金南俊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著,正在發呆的時候那道溫柔的男聲再次響起,眼前的桌子上就出現了一杯卡布奇諾。

「您的飲料來了,請慢慢享用。」

金南俊這才注意到眼前的人……真不是普通的好看啊!身型修長,面容清俊,笑起來更是好看的不得了,這樣的人不去當偶像真是可惜了這張臉,難怪這裡的女性顧客會這麼多也不是沒有原因的。

「謝謝。你長得真好看啊!」語畢,金南俊才發現自己不小心把心裡想的話說出來了,不由得有點尷尬。

「謝謝。」與金南俊所想的不一樣,眼前的人什麼反應也沒有,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道了謝之後就沒有更多的表情了。也是,長得如此帥氣的人,從小到大沒少被人誇過吧!

「呃……你是這家店的老闆嗎?」不知道為什麼,金南俊突然就想和眼前的人多聊幾句。

「是,我在一年前才在這邊開了這家店,煮咖啡一直是我的興趣,我也喜歡看到別人喝了我的咖啡之後所露出的笑容。」

「那看來你也經營的挺好的啊!可以完成夢想真是恭喜你啊!」

「不,我還沒完成我的夢想,我想要讓我的咖啡能讓全世界的人知道。」

金南俊看著眼前的人自信的笑容,那麼的張揚、那麼的耀眼,有那麼一瞬間,他好像真的看見了他夢想成真的那天。

「希望你可以完成你的夢想。」

「謝謝你。」

「不過……你很喜歡粉紅色嗎?」

「當然!是男人就要用粉色啊!」

金南俊看著眼前突然激動起來的人,不由得呆滯的眨了眨眼。此刻金南俊深刻的感受到人不可貌相這句話的意義。

「我叫金碩珍,很高興認識你。」

「我叫金南俊,很高興認識你。」

-

他們不知道,這一天偶然的相遇,會讓他們結下一生的牽絆。

他不知道,會有個人,讓他不顧一切,只為護他一生周全。

他不知道,會有個人,無條件的陪在他身邊,只為實現他口中的夢想。

-

「你的夢想,我來陪伴。」

「有你,真好。」

【All果】守護 04

◇ OOC,主糖果
◇ 祝阿米生日快樂啊!

閔玧其看著金碩珍發來的信件,一字一句,應該都是那麼的讓人心疼。

可惜閔玧其一向冷淡,他認為永遠不要對別人心軟,太多的牽掛,只會讓自己遲疑,只會阻礙自己的前進。

身邊的人都說他太過冷情,不懂得享受人生的美好。可有天堂、有地獄,若將人生美好的事務喻為天堂,那人類的貪婪與墮落便是地獄,至少閔玧其是這樣想的。

-

下班回家的路上,閔玧其還是念著金碩珍的拜託,走到了田柾國家門前。

看著眼前這棟寬敞明亮的房子,任誰也不會想到住在這裡的人竟會受到這樣的虐待。

閔玧其走上前按了門鈴,不久,有一位舉止優雅的女人打開大門走了出來。

「請問您有什麼事嗎?」

「我是田柾國的老師,要來做家庭訪問的。」閔玧其面不改色的胡說八道,絲毫沒有思考過大學生哪來的家庭訪問的問題。

「這樣啊!是果果的老師啊!快請進來吧。」

女人不僅沒有多加懷疑,還熱情的邀請閔玧其進入。讓本來已經準備好另一番說詞的閔玧其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。

「好的,麻煩您了。」

進了屋內,裡面是與外表截然不同的昏暗,大白天的卻把窗簾拉了起來,而屋內只開著一盞燈。

看著眼前對著自己笑的親切的女人,閔玧其知道她應該不太正常。

和女人聊了一會,原本還算不錯的氣氛,卻在閔玧其問到田柾國的父親時,突然變得冰冷。

女人的表情明顯變得僵硬,卻隨即笑著說她和果果的父親在幾年前就離婚了,原因是個性不合。

可在閔玧其看來,女人緊握的雙拳、蒼白的臉色,無一不是顯示女人的內心並不是像外表那般淡然。

「媽,有客人來嗎?」

聽到這聲稚嫩的男聲,閔玧其心裡暗叫一聲:「完蛋了!」

「今天不是你的老師要來家庭訪問嗎?你這孩子也真是的,都沒有提前告訴我。」

「家庭訪問……?」田柾國聽到這不由得疑惑的皺了眉。

而當田柾國看到閔玧其的那一刻,就不禁慌張了起來。

田柾國看過閔玧其,他知道閔玧其是警察。

「那個……我也差不多該走了。」閔玧其尷尬的說著。

「我送老師出去吧。」田柾國笑的極為禮貌,但閔玧其感覺的到他隱忍的怒氣。

「說吧!你們這些警察又來幹嘛!」田柾國在把閔玧其帶到離家稍遠一些的地方時,就立刻怒氣沖沖的質問。

「我覺得你們家的情況我們有必須了解。我不能理解你遭受你母親的虐待之後,為什麼還要這樣袒護她!田柾國,親情不是這樣濫用的吧?」閔玧其一改方才的心虛,取而帶之的是一種身為警察所擁有的正氣。

「我說過不用你們管!不要再來打擾我們了!」田柾國雙眼通紅的看著閔玧其。

閔玧其原本想要說出口的話,在看到田柾國那紅的像兔子一樣的眼睛就默默收了回去。田柾國現在的樣子,彷彿像隻受傷的野獸,假裝堅強的外表,都只是為了守護自己。

就在閔玧其靜靜的看著田柾國的時候,一滴眼淚滑落了田柾國的臉龐。

「你……哭了?」閔玧其驚訝的說著。

「沒有!我才沒有哭!」田柾國用袖子把自己的臉遮住,卻不妨礙閔玧其看到那停不下來的淚水。

閔玧其內心深處的那塊軟肉,在那一瞬間好像被狠狠的打了一下,疼痛不已。

看不下去田柾國的哭泣,閔玧其直接把眼前的小孩納入懷中,一下一下的拍著小孩的背。

「好了……別哭了,看你哭我……我心疼啊。」不擅長安慰人的閔玧其紅著臉說出這句話。

「心疼我你還讓我哭!」田柾國把眼淚和鼻涕全蹭到了閔玧其身上,彷彿受了多大的委屈。

「我是關心你啊!好好好,是我錯了行不行?」

「你知道就好!」田柾國吸一吸鼻子傲嬌的看著閔玧其。

閔玧其想著:完了,第一次見面就栽在小祖宗身上了,以後的日子怎麼辦啊?

【糖果】暖暖

◇ OOC
◇ 小甜文

一絲微光透過簾間的細縫灑入房裡,照耀著床上相擁的兩人,溫暖而動人。

「哥……起床啦!不是說好要帶我去樂園嗎?」田柾國看著躺在床上懶洋洋的閔玧其,嘟著嘴委屈的說。

「不是還早嗎?乖,再多睡一下好不好,嗯?」閔玧其摸著自家寶貝的頭溫柔的說道。

「不早啦!已經十十點啦!快點起床嘛……」田柾國為了不讓閔玧其耍賴,投入自家男人的懷抱中使勁的蹭著,覺得不夠,還難得主動的親一親閔玧其的嘴唇。

「寶貝啊……你這是玩火啊!」男人攬過田柾國,用他迷人的菸酒嗓在田柾國的耳邊輕輕的說著,順便用他精神的下身蹭了蹭田柾國。

害羞的小孩經不起男人的逗弄,小臉馬上染上了紅暈,試圖掙脫男人的懷抱卻被男人有力的手臂禁錮住,逃脫無果。

「哎呀你放開啦!」田柾國趁閔玧其的手臂稍微鬆開一些的時候快速的推開男人,調皮的衝閔玧其吐了吐舌頭便屁顛屁顛的跑走了。

看著懷中的小孩就這樣走掉了,閔玧其無奈的笑著,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,心想,想吃到肉也不容易啊!

「閔玧其那個老流氓真的是……大變態!」田柾國一邊做著早餐一邊小聲的嘟囔著。

「誰在說我壞話呢?」閔玧其圈住田柾國的細腰,把下巴靠在小孩的肩膀上說著。

「是我又怎樣!」田柾國抬了抬下巴,一臉你能拿我怎樣的說著。

閔玧其看著男孩的小表情,內心想著我的寶貝怎麼能那麼可愛,表面上還是要秉持著老流氓的精神,硬是要親一下小孩的臉頰,看到小孩的臉染上了紅暈後才甘願。

「幼稚鬼……」交往了三年,田柾國怎麼會看不出男人的心思。

-

一早的小插曲,加上兩人出門前還要膩歪一下,開車出發去樂園已經是中午十二點的事了。

「都是你……人家本來想早點出門的!」田柾國睜著大眼不滿的看著閔玧其。

「息怒啊老婆!你自己不是也很開心嗎?」閔玧其挑了挑眉玩味的看著田柾國。

田柾國,完敗。

到了遊樂園,田柾國興奮的看著那些設施,完全忘記剛才和閔玧其的賭氣,拉著閔玧其的手一下說要搭雲霄飛車,一下說要去鬼屋。

閔玧其笑了笑,感嘆著自己的寶貝果然還是個寶寶啊!

玩了一整天,兩人也都累了。

「哥,我們去最後一項設施吧!」田柾國眼神雪亮的看著摩天輪,笑容像個孩子一般的燦爛。

閔玧其看著田柾國眼睛,內心克制不住的悸動了,那烏黑的眼睛裡,彷彿裝滿了全世界的星星,閃亮而動人。

閔玧其輕笑:「在一起三年了,見到你還是像第一次一樣的心動啊……」

「嗯?你說什麼?」田柾國沒有聽到,還以為閔玧其是在自言自語。

「我說,我愛你。」閔玧其溫柔的看著田柾國說道。

「你……什麼時候那麼會說話了……」田柾國小臉一紅的嘟囔著。

「走吧。」閔玧其牽起還在害羞的小孩的手,徐徐的走向摩天輪。

摩天輪緩緩的轉動,看著眼前的愛人,因為下方美麗的夜景而興奮的拉著自己的手晃呀晃的,小嘴還不停的讚嘆著,閔玧其內心蕩漾著溫柔,暗自訂下了要守護田柾國一生的誓言。

「柾國啊,聽過摩天輪的傳說嗎?」閔玧其輕柔的問著吧田柾國。

「什麼傳說?」田柾國疑惑的問道。

「有人說,相愛的兩人在摩天輪的最高處親吻的話,他們就能相守一生,永遠不會分開。」

在田柾國還沉浸在閔玧其難得的甜蜜中時,摩天輪已經緩緩的升到了頂端。

閔玧其一把拉過田柾國,讓田柾國突然間重心不穩的坐在閔玧其的大腿上,閔玧其摟住自家寶貝的細腰,在田柾國驚訝的眼神下,輕輕的印上了對方柔軟的雙唇。

從輕柔的吻著,到後來閔玧其直接撬開田柾國的貝齒,兩人吻的氣喘吁吁,纏綿悱惻。

一吻結束,閔玧其看著自家寶貝因為方才的纏綿而嬌豔的紅唇,忍時不住內心的悸動,再一次親了一下田柾國的雙唇。

「哥……你怎麼突然……?」田柾國還沒從閔玧其突然親吻自己的驚訝中回神過來,呆愣呆愣的眼神甚是可愛。

「小國,你那麼可愛,再這樣下去,哥可要忍不住了啊。」閔玧其一臉無辜的看著自己精神的小玧其。

「哥真的是!怎麼在哪裡都發情啊!」田柾國惱怒的看著自家男人,殊不知這個樣子在閔玧其眼中更加可愛。

「小國,我愛你,願意讓我守護你一輩子嗎?」

田柾國看著閔玧其,聽著雖然庸俗,卻讓人永遠都聽不膩的情話,默默的紅了眼眶。

「我知道我們現在雖然不能結婚,在一起的時候,會受到別人異樣的眼光,但是未來的日子,我可以許你一生幸福平安。」輕輕的擦拭田柾國的淚水,套上了準備已久的戒指。

「喂……我都還沒答應呢……」田柾國一邊哭著一邊說著。

「你的內心不是早就同意了嗎?」摸摸自家寶貝圓滾滾的腦袋,閔玧其早就把田柾國的心思摸的一清二楚。

「閔玧其,我愛你。」

「我知道,所以答應了嗎?」

「早在看見你的第一眼,我就決定把我的一生交給你了啊。」田柾國抱著閔玧其小聲的說著。

「早在看到你的第一眼,我也決定守護你的一生了啊。」

兩人相視而笑,一室溫情。

-

「那寶貝,我們回家繼續做接下來的事吧。」

「呀!閔玧其!」

「我在這裡啊,老婆。」

【九五】By Your Side

◇ OOC
◇ By Your Side會是一系列的故事
◇ 與 @微光 的聯文
◇ 我們防彈五週年快樂🎉以後也要一起走下去

《鍾情》智旻視角

於你而言,初戀是那舞台上的閃耀,而對我來說,真正動心卻是在那櫻花飄搖之間。

美麗的櫻花,美麗的你,那一刻,我相信了一見鍾情。

-

是春天啊。

朴智旻站在一整排的櫻花樹下,深吸了一口氣,滿足的瞇起了眼。

是新學期啊。

看向四周,感受著一切,新的校舍,新的同學,新的老師,啊!大學生活真是充滿期待。

微風輕吹,將滿地的櫻花瓣兒捲到了半空中,一片纏綿的溫柔。朴智旻按住了被一併吹起的髮絲,迷失在櫻色的秘境裡。

「真美啊。」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,朴智旻轉過了身,便看到了花雨中佇立的他。

淺棕色的髮絲隨風飄揚著,雙眸輕閉,唇角似有若無的微笑綻放,一個絕美的側面,那滿地的落花相形之下竟是黯然失色。

朴智旻有些看癡了眼,呆呆地站在原地,臉上是和櫻花一般的淡粉,春意的浪漫。

那是緣分的開始。

-

朴智旻再次見到那人是在新生報到的時候,在這期間,他早已向別人打聽到他的名字。

金泰亨,連名字都好聽的人。

朴智旻偷偷覷著金泰亨認真的側臉,英氣的眉和緊抿的雙唇,每次看見總能發現他的美好。

這大抵就是墜入情網的感覺,就連他的呼吸,都顯得彌足珍貴。

而就在朴智旻癡癡的盯著金泰亨時,他彷彿感受到他的視線般也轉過頭來,愣了一愣後朝他露出個微笑。朴智旻快速的回過頭,佯裝正專心聽著校長的長篇大論的樣子,內心卻是懊悔不已,真是丟臉死了啊。

直到新生報到結束,他都感覺到那人的視線固定在自己的身上。朴智旻敲了敲自己的腦袋,看吧,人家覺得你是怪人了。

然而他卻不知道,把他的一切小動作收進眼底的金泰亨,此時正在向別人打聽他的名字呢。

-

走出禮堂,朴智旻便看到一副盛況,是各社團的學長姐們正在招攬新社員,而他早在看到大學的社團簡介後就決定好了,此時只需排除熱情的學長姐們走到舞蹈社前方就行了。

然而他卻小看了人潮洶湧的力量,等到走近那個笑容燦爛的學長前方時,早已是一副狼狽的樣子了,他揚升說道:「學長好。」

那人看到朴智旻的模樣笑了出來,將入社申請單遞到他手上後說道:「學弟好!我是鄭號錫,A大舞蹈社的教學,把這個填好後後天到社辦參加選拔就可以了。」

「好的。」朴智旻向鄭號錫鞠了躬後便再次消失在人潮中。

-

到了後天,朴智旻走到舞蹈社的社辦前,手中捏著填得滿滿的入社申請書,摸了摸砰砰直跳的心臟,有些緊張。因為是比較熱門的社團,來報名的人也相對較多一些,競爭自然就更激烈了。

那天新生報到見過的鄭號錫此時正在台上講解著,他們要求來報名的人跳一段自己有自信的舞蹈,並由學長姐來把關。

因為比較早到場,所以朴智旻的順序是比較靠前的,很快便輪到他的表演了。

朴智旻深吸了一口氣,閉起了眼低頭站在舞台中央。

他選的是一首偏抒情的琴曲,旋律一出,朴智旻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,少了傻氣,多了優美的氣質。

抬腿,仰頭,翾風迴雪舞態生風,動作在優美和力度中間掌握的分毫不差,朴智旻整個人徜徉在舞曲中,曲畢,一個完美的定點,結束了表演。

台下的人無一不看得目瞪口呆,誰也沒想到這個可愛的學弟跳舞竟是那麼的厲害,掌聲此起彼落,給了朴智旻最真誠的誇讚。

朴智旻向台下一鞠躬後害羞的捂起了臉,又恢復到平常的模樣,與剛才認真舞蹈時截然不同。

鄭號錫起身拍了拍手,說道:「學弟現代舞跳得很棒啊。」

「你錄取了。」

毫無意外的,朴智旻成功進了舞蹈社。但在選拔鋒芒畢露的他,第一次的社課就被鄭號錫通知了一個消息----他將要在社團迎新上表演。

並且是獨舞。

朴智旻受寵若驚的同時也有些緊張,這可是一個大好機會啊,能在大家面前跳舞可是他最喜歡的事。

得好好準備了,朴智旻想。

接下來的每一天,朴智旻出了上課以外,其他時間都撲在了舞蹈裡,雖然開心,但卻有一個問題困擾著他。

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金泰亨了啊。朴智旻想著,那麼好看的一個人,肯定要開學就一堆人跟他告白示好了吧,朴智旻嘆了一口氣。

不知道他會不會參加社團迎新?朴智旻兀自猜測著,想著金泰亨在台下看著自己舞蹈的樣子,便又有了練舞的動力。

不管如何,先把表演準備好再說吧。

一個月後,社團迎新的日子終於到來,朴智旻是最後一個表演的,而現在已經輪到了倒數第二個人了。

他緊張的握緊了拳頭,偷偷台下一看,黑壓壓的人群讓他有些暈眩,好多人啊……

突然想到什麼似的,朴智旻在人群中搜索了起來,有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的看到了那個好看的男生,就彷彿吃了定心丸一般,安心了下來。

隨著主持人的介紹,他緩緩走上舞台,看著台下的金泰亨,微笑著擺好準備姿勢,音樂響起,聚光燈撒在他身上。

一場完美的演出。

-

走在體育館旁邊的小徑上,朴智旻回味著剛才,在舞台上演出的感覺果真很棒,他笑的瞇起了眼,有他在看又更棒了。

他抬起頭,看向那尚未凋零的櫻花,一整排的櫻花樹相比白天,少了些燦爛又多了點神秘,朴智旻抬起手接了一瓣櫻花,儘管他不認識自己也好,他想。

「同學。」就在朴智旻手中捧著的花瓣落下的同時,他聽見了那個熟悉的低沉嗓音。

朴智旻緩緩的轉過了身,睜大的眼裡盛著他的身影,他臉龐不禁染上了櫻花的溫柔,又見到他了,真好。

「我是金泰亨。」他笑,彷彿點亮了夜櫻,點亮了朴智旻的世界。

「去年の春逢へりし君に恋ひにてし桜の花は迎へけ」

相遇於去年春天的你是如此的令我心動,就連盛開的櫻花都像為迎接你而綻放。

「我是朴智旻。」

【九五】By Your Side

◇ OOC
◇ By Your Side會是一系列的故事
◇ 與 @微光 的聯文

《鍾情》泰亨視角

精靈般美麗而迷人的身影,傻氣而可愛的笑容,你的一顰一笑,都讓我深深的著迷。

-

「泰亨啊!下午有沒有空跟我去看熱舞社的迎新?這次我們收到一位超級厲害的新生!他叫朴智旻,雖然是主修現代舞的,但其他各種類型的舞蹈也都難不倒他,完全超越我了啊……」

不想理會鄭號錫「長江後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灘上」的各種感嘆,金泰亨早在聽到朴智旻三個字的時候,就已經把鄭號錫說的話拋到九霄雲外了。

「是早上坐在我旁邊的那個可愛的男孩啊!」金泰亨這麼感嘆著。

金泰亨早早就到迎新活動的現場了,撇開他本身就對舞蹈極有興趣的原因之外,其實他就是怕錯過朴智旻的表演罷了。

就在金泰亨因為沒有什麼出色的演出而感到無聊時,霎時,禮堂內的燈光全部暗了下來,只剩下一道燈光灑在舞台上。

而這時,舞台旁出現一抹身影,緩緩的走到舞台中央。

白色的襯衫使他看起來像精靈般高貴出塵,黑色的頭髮為他增添了邪魅的氣息,完全就是天使和惡魔的結合,美麗而妖嬈。

音樂一下,男孩一躍而起。那躍然的身姿,讓人沉醉,那自信的微笑,讓人著迷,那認真的神情,讓人感動。

一曲舞畢,男孩喘了喘氣,隨即向台下的觀眾鞠躬道謝,抬起頭來,不同於方才舞台上的自信傲然,取而代之的是害羞的笑容,跳完舞而使臉頰浮現了淡淡的紅暈,讓男孩就像小天使一般的可愛。

突然,台下的觀眾像是剛從方才的驚豔中醒來,掌聲如雷,歡呼尖叫不絕於耳。

早已準備好的相機,此刻完全沒了作用,男孩的舞蹈,足以讓人驚豔到忘了呼吸,忘了所有的俗事。

那一刻,金泰亨相信了一見鍾情。

「我就說吧!智旻是天生的明星,不光是因為多麼厲害的舞技,而是他帶給人的氣質,無論是誰都會喜歡他的。」鄭號錫讚賞的感嘆著。

-

我知道你天生屬於舞台,應該是要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王者。可我捨不得啊,捨不得讓你被別人看著,捨不得你染上世俗的汙染,捨不得你受到任何傷害。

我只想把你保護在我的羽翼裡,不要被任何人窺探。

但我知道這樣很自私,所以我不可能這麼做,我會讓你自由的飛翔,但請記得,我永遠在你身後。

受傷了,就回到我懷裡吧,那裡會為你抵擋所有的危險。

我只願你,一世幸福。

【在榮】一輩子

◇ OOC
◇ 小甜文
◇ JJP出道六週年快樂🎉

二月十四日,美好的情人節,美好的你。

「在範啊!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啊?才坐在車上你就不讓我看。」朴珍榮被林在範用領帶矇著眼睛好奇的問著。

「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」林在範俏皮的回了一個神秘的笑容。

車子緩緩的開著,繞過許多蜿蜒的路,在朴珍榮快要忍受不住的時候,終於停下來了。

「珍榮啊,下車吧!」林在範看著自家愛人溫柔的說著。

「你覺得我現在看得到嗎?還不來幫我開門。」朴珍榮內心默默翻了白眼,心想我家男人怎麼那麼傻。

「我忘記了嘛!」林在範一臉傻氣的看著朴珍榮,不好意思的說著。

「走吧!」林在範把朴珍榮從車上扶下來後,隨即一把抱起了他。

「呀!你在幹嘛?」朴珍榮嚇了一跳趕緊抱住林在範的脖子。

「等下你就知道了。」林在範依舊是一臉神秘。

「又是等一下……」朴珍榮再度無語。

林在範抱著朴珍榮慢慢的走著,滿天的星星照耀著兩人,歲月靜好。

「到了喔。」林在範溫柔的把朴珍榮放下來,隨即把他眼上的領帶解開來。

朴珍榮一睜開眼,立刻驚訝的說不出話來。滿地的粉薔薇映入眼簾,美麗而動人。

「這是……你要給我看的?」朴珍榮看著眼前的薔薇花海,說不感動是假的。

「不,還有這個。」語畢,林在範便單膝下跪,拿出藏了許久的戒指,真摯而溫柔的看著朴珍榮。

「朴珍榮,我想守護你一生一世,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」

朴珍榮看著林在範真摯的神情,一滴眼淚滑下臉龐,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,卻發現眼淚不停的流下。

此刻,說什麼好像都是多餘的。

「你願意嗎?」林在範輕輕的擦去朴珍榮的淚水,神情有些緊張的問著。

「怎麼可能不願意。」朴珍榮破涕為笑,伸出手指等著林在範為他戴上。

林在範小心翼翼的幫朴珍榮戴上戒指後,立即把自家愛人抱起來轉圈,那開心的神情彷彿是得到了什麼珍貴的寶物。

「你的戒指呢?」朴珍榮好奇的問著。

「在這裡啊!等著老婆幫我戴上呢!」林在範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與朴珍榮手上一模一樣的戒指。

「誰是你老婆啊!拿來!」朴珍榮聽到老婆兩個字,臉紅的瞪著林在範。

「套上之後,你就是我的了喔。」朴珍榮露出與林在範一模一樣的真摯神情,看著自家男人。

「是,老婆。」林在範長臂一撈隨即將朴珍榮納入懷中。

「就說不是老婆了!」朴珍榮依偎在林在範的懷裡嘟囔著,滿是嫌棄的語氣,臉上卻是幸福的笑容。

「好好好,不是老婆,是寶貝啊!」林在範將懷中愛人的頭抬了起來,輕柔的吻著朴珍榮的雙唇。

兩人吻的難分難捨,滿天的流星雨,彷彿也在祝福著這對愛人,一世幸福。

一吻結束,兩人抵著對方的頭,相視而笑。

幸福,大概就是如此了吧!

-

「話說,人家不都是送玫瑰花,那時候為什麼你給我看粉薔薇?」朴珍榮在很久之後突然想起了這件事。

「你不覺得很漂亮嗎?」林在範揚起淡淡的笑容看著朴珍榮。

「漂亮是漂亮啦,罷了,也不是很重要。」

粉薔薇的花語:我想和你一輩子在一起。

【All果】守護 03

◇ 主糖果,OOC

回家的路上,田柾國回想今日與朴智旻和金泰亨一整天的相處,不禁露出了不知道有多久都沒有出現過的微笑,那種發自內心的微笑。

「啊…我的胃痛又來了。」田柾國捂著肚子臉色蒼白的蹲下來。

多年下來的飲食不正常加上營養不良,使他的胃一直都不怎麼好,時常犯病雖然已經習慣了,可最近越來越頻繁的發病也讓他的身體吃不消。

視線越來越模糊,幾乎快要昏倒的時候好像聽到有人在叫他,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。

「你醒了嗎?」映入眼簾的是一位樣貌俊秀的男子,身上穿的……好像還是醫生服?

「請問這裡是醫院嗎?」

「這裡是學校的醫務室,我是這裡的醫生,金碩珍。剛剛看到你在路上昏倒了,我就把你抱來這裡了。」金碩珍一邊拿著聽診器檢查,一邊回答著柾國的疑問。

「你的身體很不好,要多加休養。你回去以後一定要好好吃東西,真的太瘦了。以後我會常常去找你啊!我要好好看你有沒有變胖一點!」金碩珍像個老媽子一樣的嘮叨著。

「好的,謝謝醫生。真是麻煩您了。其實這也是老毛病了,不需要那麼在意的……」

「說這是什麼話!你的身體應該要好好的照顧,怎麼可以這麼隨便的對待!好了,好好休息,吊完點滴休息一下再走。」語畢,金碩珍轉身便要離去。

「那個……你沒有什麼事要問嗎?關於我身上的傷。」 田柾國看著那即將離去的背影,欲言又止,最後還是敵不過自己的好奇心驅使問了出來了。

聞言,金碩珍腳步一滯。

「恐怕你也不會想要告訴我吧。」剛才還對著田柾國碎碎念的人,在這時候彷彿換了個人似的,淡淡的瞥了田柾國一眼,轉身離開。

田柾國愣愣的看著那道毫不猶豫離去的身影,不禁有點失神。

-

「玧其啊,幫我查一件事吧。」

「資料給我吧。」

「謝了。」

“田柾國,1997年生於B市,就讀B大一年級,父母離異,現與母親同住,母親有憂鬱症之記錄。田柾國,長期營養不良,疑似……遭受過虐待……”

身為一個醫生,金碩珍什麼大大小小的傷都看過了,即便一個人渾身是血的躺在他面前,他也能冷靜的處理傷口。

不過,當他看到田柾國的那一刻,不禁讓一向自詡冷靜的他也動了容。

或許是因為那過分削瘦的身軀,或許是因為那過分蒼白的肌膚,但他更認為,是那過分乾淨、不含一絲雜質的眼神,觸動了他的心。

如此可愛的男孩,怎麼有人忍心這樣對待他呢?

-

或許一切都是註定好的。

卑微的人生註定也會有一絲曙光照耀著。

「或許在看到你的第一眼,我們就註定栽在你手上了。不論你在世界的那一個角落,只要你喊一聲,我們會立刻出現在你面前,因為我們約定好了啊!要守護你一輩子呢!」

謝謝你的到來,親愛的小孩。

【All果】守護 02

◇ 主糖果,OOC
◇ 被某人逼著更文

「欸你看他,大熱天還穿著毛衣和外套,不知道有沒有問題。」

「神經病。」

「可是會不會是身體有問題啊!」

「說不定他其實很可憐……」

田柾國聽著走廊上各種不同的評論,有嫌棄、有嘲笑、有同情,不論是什麼,他也習慣了,從小到大,他也聽過比這個更殘忍的諷刺。

「請問你是田柾國嗎?」一個長相可愛的男孩子突然跑來問他。

「啊…是的。請問有事嗎?」陷入自己思緒的田柾國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。

「你好,我是你的直屬學長,我叫朴智旻,叫我智旻哥就好啦!現在就讀大三,我是舞蹈系的,有什麼不懂的可以來問我喔!雖然我不是美術系的可能不能幫你什麼就是了啦!總之,很高興認識你。」朴智旻友好的伸出手,睜大眼睛好奇的看著這個長相可愛的小學弟。

「呃……智旻哥你好,很高興認識你。」田柾國被朴智旻的熱情嚇到了,到現在還處於呆滯狀態。

「嗯……你很冷嗎?」朴智旻好奇的打量著田柾國的衣著。

「我身體不是很好。」田柾國臉色僵硬的回答著,深怕眼前的人看出什麼不對勁。

「這樣啊……那要好好照顧自己啊!」朴智旻擔憂的看著眼前臉色蒼白的柾國。

「我沒事的,謝謝智旻哥的關心。」柾國暗自舒了一口氣,不知道是眼前的人太遲鈍還是怎樣,幸好沒有被看出什麼。

「呀!朴智旻你在幹嘛?欸……這個人,不是你的直屬學弟嗎?你從看到他照片的那一天就心心念念的小學弟,叫……田柾國是吧?」一位樣貌俊逸的男子笑的極為燦爛的跑過來打了一下朴智旻的肩膀。

「對啊!對啊!他長得很可愛吧!可是他說他身體不是很好,真是令人擔心啊……」

「你真的是身體不好嗎?」金泰亨狐疑的看著眼前異常蒼白瘦弱的男孩。

「啊……是的。」田柾國緊張的盯著眼前莫名敏感的學長,深怕自己苦心隱藏的事實會被揭發。

「是嗎……?」眼前的男孩真的太瘦了,根本不是正常年輕男孩該有的體型,不得不讓金泰亨懷疑。

「泰亨你是怎麼了啊?這有什麼問題嗎?」朴智旻對於金泰亨一直執著於這點不甚理解。

「沒事。」小學弟緊張的神情一看就有問題。罷了,以後還有很多時間去了解。

金泰亨看著一旁傻愣傻愣的朴智旻,心想:我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笨蛋朋友啊……

「柾國啊!等等上完上午的課我請你去吃午餐吧!我們學校的午餐可是出了名的好吃喔!而且……」天生二貨的朴智旻隨即把剛才的疑問拋諸腦後,開始說起學校的午餐來了。

「他生來就是個吃貨,你看看他那圓潤的臉頰,嘖嘖嘖……再吃下去一定會變成一隻豬。」金泰亨不怕死的向田柾國損自己的朋友。

「呀!金泰亨!不要仗著你又高又瘦就這樣說我好嗎!我又不是你永遠都是那種瘦皮猴體型,再說了,雖然我的臉是圓了點,我也是有腹肌的好嗎!平常我的舞可不是白跳的!哼!」朴智旻現在的樣子儼然就是一隻氣鼓鼓的倉鼠,甚是可愛。

「什麼瘦皮猴!我那叫儂纖合度好嗎!而且瘦皮猴也比你這隻小豬好吧!」

看著眼前明顯相愛相殺的好友,田柾國不禁羨慕起這樣的友情,從小到大,他都沒有一個好朋友,一直以來也獨來獨往習慣了,倒也……不需要什麼朋友了。

兩人看著突然間情緒低落的田柾國,面面相覷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疑問。

「柾國啊……你怎麼了?不舒服嗎?」朴智旻擔憂的問著。

「啊…我沒事啊。」勉強扯出了一絲笑容,可任誰都看得出來那笑容有多麼難看。

朴智旻就算再遲鈍也看得出這個笑容有多麼勉強,心疼的看著眼前的男孩,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。

「柾國啊……我們會,一直陪著你的。」雖然才認識不到一天,但莫名的,朴智旻就想好好的守護眼前這個莫名讓人心疼的男孩。

「是啊!我們會陪著你的。」金泰亨也和朴智旻有同樣的感覺。

「學長,謝謝你們。」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對一個認識不久的自己那麼好,從來沒有人這樣關心自己了啊。被人關心,原來會讓人感到這麼溫暖嗎?

-

「何其有幸,能在卑微的人生中遇見你們。」

今天,男孩找到了人生中從未擁有的溫暖。

而男孩沒有想到,這份溫暖會守護他,很久很久。

【All果】守護 01

◇ 主糖果,OOC

夜闌人靜的夜晚,在B市的一個平凡的人家中,傳來了像是鞭子抽打的聲音,和女人瘋狂的怒罵聲。

「都是你!都是你害的!什麼都不會,你爸才會去找外面那個賤女人!」一個面目猙獰的女人,近乎瘋狂的打罵著一個白皙瘦弱的男孩,男孩瘦弱的身軀上,印著鞭子抽打的紅痕、一塊一塊的瘀青,皮膚上幾乎沒有一塊是完好的。男孩趴在地上,虛弱的呼吸著,痛苦的閉著眼睛,如果不是那胸膛微弱的起伏,會讓人以為男孩已經死了。

奇怪的是,面對女人無情的鞭打,男孩竟然一絲掙扎都沒有,蒼白的雙唇緊閉著,竟像是極力忍耐著不要發出痛苦的呻吟。

突然間,女人像是變了個人似的。

「果果啊!你怎麼傷成這樣啊!是誰打你的啊?說啊!媽媽去幫你討回公道。」女人睜大眼睛驚恐的看著男孩,聲音顫抖的問著,手上還拿著剛才鞭打男孩的鞭子,此刻卻如此關心著男孩,彷彿剛才的惡魔不是她似的,畫面竟是如此可笑。

「媽,不用擔心啊!我沒事的,不小心摔了一跤罷了。時間不早了,媽快去休息吧!」男孩搖搖晃晃的站起來,溫柔的安慰著女人。

「真的沒事嗎?」女人疑惑的看著男孩,那神情,彷彿像個孩子般的天真。

「沒事的啊!快去休息吧!」

「那果果也早點睡啊!晚安。」

「好。晚安」

回到房間,男孩用顫抖的手打開抽屜,拿出裡面的藥膏塗抹在那些受傷的地方,沒有家人會關心他,只能一個人在陰暗的房間獨自療傷。

「媽媽……今天徹底失控了啊……為什麼那個男人已經丟下我們了還要如此殘忍的傷害媽媽呢……為什麼要讓媽媽看到你帶著那個女人卿卿我我的樣子……媽媽也真是的,為什麼……還要愛著那個男人呢……?」男孩無奈的笑著,那眼神空洞的像一個沒有靈魂的瓷娃娃,一碰,就會碎了。

擦完藥,男孩躺回冰冷的床上,雙眼緊閉,回憶著當年那些幸福的日子。

-

「果果啊!過來媽媽這邊,你看媽媽烤了蛋糕,要不要吃吃看?」

「要!我要吃!媽媽烤的蛋糕最好吃了!」

一位樣貌可愛的小男孩,興高采烈的跑向自己的母親。他,是當年的田柾國。

「什麼蛋糕啊?怎麼沒有叫我?」一位樣貌俊朗的男子抱起田柾國溫柔的詢問著。

「你不是不愛吃甜食?過來湊什麼熱鬧。」女人嫌棄的看向那名男子,順手抱起田柾國。

「只要是老婆做的我都喜歡吃啊!」

「就你嘴甜。」女人俏臉一紅,害羞的看著男人。

而一旁的田柾國什麼都不知道,看他的爸爸媽媽那麼開心,也只知道一個勁的傻笑,那麼樣就像一隻小兔子一般的可愛。

……

明明應該如此相愛的兩人,為什麼最後會走向這樣的結局呢……?爸爸,難道你……真的不會想念我們嗎?

月黑風高的夜晚,窗外下著綿綿的細雨,本該是令人安睡的天氣,可對於男孩來說,那綿綿細雨,就好像一把把刀一樣,插在他的心上,好痛……好痛……可卻拔不出來。

「好想就這樣靜靜的死去啊……不要有任何痛苦的死去。人生都那麼痛苦了,難道連死都要那麼痛苦嗎?」田柾國喃喃自語著。